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故事 > 创业人物  > 正文

郭敬明:一枚“产品经理”的进阶修养

  时间:2015-06-20 08:20:00  来源:青年人创业网   阅读: 次   评论本文

扛得起争议:良药苦口,我接受;但毒药,我不吃

顶得住危机:柯震东让我措手不及,剪了几个版本送审

玩得了营销:我很清楚自己的受众,知道哪些话题能点燃

2015年7月9日,《小时代4:灵魂尽头》公映。

毫无例外,这个消息的原点是郭敬明的微博。4月14日,郭敬明宣布《小时代4》定档,他在微博上写道:“很遗憾,以这种方式和大家告别”。所谓“遗憾”,郭敬明前晚在上海电影节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坦言,是因为柯震东可能无法出现在《小时代》的最终回。

然而,《小时代4》定档仅仅两天之后,郭敬明就开始为新片《爵迹》造势。两个月内,他在微博上隔三差五、定时在晚上9点,陆续发布11位主演的角色海报。《小时代》的余热就这样成了《爵迹》的引火。且不论影片的立意、品质如何,在“如何效率最大化”这件事上,郭敬明的确在努力做到极致。在内地导演中,他是最接近“产品经理”的那一个。谈到如何营销自己的电影,少有导演能像郭敬明那样思路清晰,目的明确。而且,他也从不讳言这些。

这个郭敬明,这些年来,从未变过。

扛得起争议

一年聊两次《小时代》,“还不至于厌烦,但不接受把莫须有的事情往我身上扣”

南方都市报:一年聊两次《小时代》,两年下来,你感觉到自己心态上有变化吗?

郭敬明:不知道,我觉得自己还在一个摸索的状态。到现在,我已经拍到第五部电影了,所以是有在渐渐成长的,不管是面对媒体还是面对这个行业。以前不太懂的、模糊的地方也在变得更清晰,媒体对我的认知也在不断地变化,从2013年6月27日第一部《小时代》上映时那种轰炸式的报道,到后来各种别的片子都会被媒体拿来跟小时代比较。在这些比较之中,大家对《小时代》的看法其实也在不断变化。

南都:面对各种争论、反击或者说是解释,你会厌烦吗?

郭敬明:我还是比较习惯的。只是说随着国内电影的发展,这些声音变得更多元化。从产业角度、电影角度、粉丝经济、营销手法等等方面都有讨论。《小时代》慢慢成为大家可以剖析的一个案例,而不是第一部出来时一窝蜂都往“价值观”那个问题上跑。

说厌烦还不至于,但我不接受硬把莫须有的事情往我身上扣。《小时代》是一个完全没有学过电影的作家拍的电影,它不可能十全十美,所以有缺点就活该被别人讲,严厉也好温和也好,都是别人的权利。你看那么多争论其实我很少去回应,我唯一回应过的是鹦鹉史航老师的,他说“看《小时代》的女生的三观就是为了名牌包包该被老男人包养”。我确实没有宣扬这种东西,你不能硬扣给我。其他有道理的负面评价我都很接受,良药苦口,但莫名其妙丢个毒药给我,我有权利不吃。

南都:这两年你觉得还有其他声音是“莫须有”的吗?

郭敬明:其他都还好,我也会尽量去了解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声音。在这个过程里,你可以看到很多点评,很多同行或者前辈的分析。我之前看过蔡明亮导演的一个访谈,他说:“一个好的电影就要像一把匕首,可以把原来你看上去很混沌的一群人分开为对立的双方”。我觉得好的电影作品就该有这样的力量。我不是说《小时代》很好,只是它恰好具有这样的功能。在我身边,别说年轻人,哪怕是比我成熟很多的电影行业的人,也有很多人特别支持或者特别讨厌《小时代》。两边撕得一塌糊涂。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争议。比《小时代》票房高的电影有那么多,但很多七八亿票房的电影下档了大家就不聊了,而《小时代》都拍到第四部了还在撕。《小时代》产生的讨论也超越了我自己的预估。

南都:刚刚你也提到,后来好些片子会被媒体拿来和《小时代》比较。在我印象中,去年是《后会无期》,今年是《栀子花开》。时不时地被“捆绑”,你自己是怎么看的?

郭敬明:站在我的立场我肯定比较头痛。但是若是换位思考的话,别说道德,就从商业伦理上,如果这是利益最大化的事情,你也不能说对方有什么错。你顶多觉得对方不太上道,赢得不太光明磊落。但是在商场上,你只要能赢,你就是胜利者。但是作为我自己,总是被拉去比较肯定是难受的。我今天还正好看到于冬的一个专访,说《后会无期》(7月10日公映)杀完青只有一个半月做后期也要赶在《小时代3》同一个档期,不然“一周后票房减一亿”什么的,我也很佩服他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。换我自己都不敢这么赤裸裸地说贴着一部片子走什么的。但站在商人角度,顶多就觉得“算你厉害”。

南都:这中间其他片方会来找你沟通吗?

郭敬明:不会,这怎么沟通?这没办法。我们就是无奈又纠结。像《小时代4》这次是意外地改了档期,以前我们都是提前一年或十个月就定档了的。比如《爵迹》就是开拍前公布在2016年夏天上映。我们不会去追别人。对我而言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ok。市场这么大,观众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好了,也不是说看了这部电影就不能看别的。

顶得住危机

柯震东出事了,“完全超乎意料,压力蛮大的”

南都:说到《小时代4》,其实结局在书里已经揭晓了,那是一场大火,我看你的粉丝也有在说跟上海那场11·15大火有点像。我好奇你之前说结尾会有一个开放的镜头给大家猜,那会是一个怎样的镜头?

郭敬明:电影和书相比,比较妙的一点是它除了晦涩还有更多可能性。最后有一个八分钟的一镜到底的长镜头。我们在设计的时候极其复杂,他把1到4部的时空全部重现了一遍。而且基本上每一个场景都不是用以前的画面来剪辑,而是重拍一遍。你可以想象那个工作量有多大。当时的衣服、场景、灯光一切都要还原,甚至很多场景为了几秒钟镜头全部得重新搭建。

我在做后期的时候,杨幂看完第一遍觉得挺好的,而郭采洁看完就很难过,她们俩的反应很不一样。后来我跟郭采洁讲了我要表达的东西,她说“哇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”。所以其实这个结局我自己还蛮喜欢的,它可以引发很多讨论。这么设计也是因为我不想这个故事结束,所以我希望它在开放式的结局里,在观众的讨论和遐想中诞生更多可能性,延续它的生命力。

南都:看你当时发微博说确定上映日期时还是有遗憾。那这个遗憾是指柯震东吗?

郭敬明:对。作为导演,我当然希望故事是完整的。但我也必须遵守国家的相关规定。对于观众和我而言都是损失,不是说损失了柯震东,而是失去了顾源(柯震东演的角色),我们没有顾源这个人了。

南都:当时知道柯震东出事之后,你对《小时代4》有担心吗?

郭敬明:蛮担心的。我们原计划是在春节的时候上映。但他那件事情是在十月份好像。本来已经都开始在做宣传和后期的一些准备,但突然就被叫停,大家都有点措手不及,完全超出预料。而且当时大家也没觉得整件事情会发酵得这么严重,导致整个片子不能上映。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对片子的未来感到很茫然,心理压力蛮大的。

南都:那个时候他的戏全都拍完了?包括结尾的八分钟?

郭敬明:对,而且还不能硬生生剪掉,那样很多逻辑都不通。其实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哪个版本可以上映,因为我们送审了几个版本,有柯震东的版本和完全没有他的版本,都往上送了,现在还没有最后审片的结果下来。如果最后通过的是完全没有柯震东那个版本,那也只能接受了。

南都:从他出事到现在你和柯震东有过一些沟通吗?

郭敬明:很少。因为确实也不知道怎么说。他本人的心理压力比谁都大,很受挫。我们作为旁人也很难去表达。

南都:从春节档推到现在的暑期档,中间有过转机吗?比方说可能会按原计划春节上映?

郭敬明:没有,状况只是越来越严重。《小时代》主要面对学生观众,就只有寒假和暑假这两个选择。而且也不能一直遥遥无期地去等,等个两年三年,包括投资方和我们都担不了这个压力。

南都:会不会任性地想,说一定要个完整的版本?

郭敬明:如果有期限告诉我,比如说三年五年之后我可以上完整版,那可以等。但这是一个没有期限的事,没有人敢去冒险。而且大家把导演的权力也想得太大了,那么多投资商几千万压在那里,导演说不上就不上那不可能的。

南都:如果是一个人投的你可能就会等?

郭敬明:我不知道。我还是得看一个整体的状况。因为现在完全不知道状况,而且如果为了一个人而导致这个片子没有和观众见面的机会,那对其他主创是很不公平的。杨幂是怀着孕来拍这个戏的,你想想她付出多少。就因为某一个演员的错误导致其他所有人的付出都白费,那也不公平。电影真的是一个集体的艺术,导演很痛苦的地方也在这里。

南都:中间跟有关部门沟通得多吗?

郭敬明:我不多,基本上都是片方在沟通。因为相关部门也不会直接找到导演。

玩得了营销

《爵迹》多次占据热点,海报公布时间和顺序都是有计算的

南都:我跟一些熟悉你的朋友及片方工作人员聊过,发现很多决定和创意其实最后是来自于你一个人。大家都说请郭敬明来做导演性价比好高。

郭敬明:哈哈,做宣发还做制片,还包投资,协调主演。对我而言,《小时代》是我一个很个人风格的东西。做宣发我也不拿宣发费,我很愿意贡献我的力量。《小时代》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,所以不是我的事情我也愿意揽过来,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。

南都:大家都说你玩微博的段位还蛮高的,你有研究微博传播的诀窍吗?

郭敬明:会。一方面自己研究,一方面也会和宣发团队讨论。我很清楚自己的受众,他们的兴奋点,他们会被哪个话题点燃。大家如果有困惑基本上第一时间都会来问我。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也形成很好的默契,每一个点都“洒”得很精准。其实说的还是大众心理。我大学有选修大众传播心理,我很喜欢研究为什么一些话题能够被引爆而有一些却不能。

南都:比如说会根据统计数据来分析?

郭敬明:对。做宣发的同事会定时给我横向纵向的数据,用来做很精准的判断。这些数据和我的判断不会有太大偏差。

南都:拿《爵迹》来说,晚上9点公布演员阵容和公布角色海报,这时间是怎么卡的?

郭敬明:晚上9点是微博热度最高的时候。而定时发送就像狗吃饭会听摇铃嘛,到第三次你不摇铃它一样会流口水。九点就像是那个铃铛。近段时间有时候发的是《小时代》,有时候是《爵迹》,大家也一样看到了,传播效率都达到了。既然《小时代》总是会拉到去和别的电影比较,这一次就干脆拿去和自己和《爵迹》捆绑。

南都:《爵迹》的演员海报发布顺序,是不是也有考量?

郭敬明:有的。我们会设法让传播效应最大化。比方说冰冰姐是第一个公布的,冰冰的影响力比新生代的演员高了很大一个台阶,除了能引起大范围的讨论之外,观众会对这部电影产生新鲜的观感。因为《小时代》是很年轻很新生代的电影,而《爵迹》的投资大很多,类型也不同,如果首先公布的又是杨幂又是陈学冬,大家会觉得这又是一部《小时代》。

南都:所以陈学冬的海报就放在比较后面,有点压轴的意思?

郭敬明:压轴是我呀,哈哈。我先放上来一些没有合作过的演员,像冰冰、吴亦凡,就是要给大家感觉到这是一部全新的电影,所以《小时代》的演员基本上全部往后压。因为都是一男一女间隔着公布,《爵迹》里女生没有男生那么多,所以最后就是杨幂和陈学冬这样。

找得准演员

明星总要搭上新人,“一部电影有几个明星来配合宣传就够了”

南都:《爵迹》里你也用了新演员,《小时代》是陈学冬,这次有林允、汪铎。为什么会找他们?

郭敬明:我觉得一部电影里有几个明星来配合宣传就够了,剩下的角色人选一定要贴合角色。就像《小时代》一样,当时我们有了杨幂有了柯震东,其实在商业考量上已经足够了,剩下的角色我觉得只要是符合角色需要,用新一点的面孔没问题,像陈学冬、谢依霖和郭碧婷。那到了《爵迹》,很多人都说其实不需要明星也能有足够的号召力,反倒我用了十个明星加一个新人,完全相反。所以这次我考虑更多的是演员本身能不能把角色塑造好。

南都:比如林允,她首先被周星驰挖掘,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注意到她?郭敬明:最早的时候,是我跟星爷公司的人很熟,他们有带林允来见过我。刚好过了几个月我就开了《爵迹》,突然想到她很适合。之前很多戏想找林允,但星爷那边都说不可以,《美人鱼》没上映之前她不能接别的戏。这次是他们觉得《爵迹》这个项目很好,也期待和我碰撞出新的火花,所以他们也很愿意林允来演。

南都:投资人之一的李力说,《爵迹》只有一部?

郭敬明:现在只有一部在拍,但我们肯定是一个系列来计划的。

南都:那未来会有多少部?

郭敬明:不知道诶。我们会先把第一部拍好,之后的投资还没有定下来,还在调整。因为《爵迹》这个项目太热门了大家都想进来,我们也还在选择最适合的合作者。《爵迹》非常复杂,对我来讲是全新的挑战,我想把第一部做好之后再来想续集。

    点赞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:haoccb
    作者:

    延伸阅读:

    相关词汇:

    分类排行榜

    热门标签

    更多>

    服务推荐

    微信
    关注
    投稿
    反馈
    返回
    顶部

    青年人创业网| 创业项目| 创业公司| 创业机会| 网上开店| 招商加盟| 连锁加盟| rss订阅| 手机访问|

    Copyright (C) 2002-2020 www.haocc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:湘ICP备15008199号-15 广告服务/联系QQ: 598330922

    青年人创业网全部内容均由网民自行发表,禁止在本站发布任何一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相关内容,如有侵犯您权利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。

    网站建设技术支持:衡阳市洪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